公众号

【产业园】帮助城市、产业园做定制化招商

- - 阅 75

主持人:曾荣群

主讲人:Tom

主讲人简介:

新竹交通大学财务金融研究所和台湾大学预防医学研究所硕士

直播内容摘要:

大台誌:我们马上要开始了,今天本来应该是周二影视行业的商情直播,因为昨天是五一放假,我们的综合商情就停了一期,所以今天我们多做一期直播来补上昨天缺的内容。

 

大台誌:其实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这段时间正在台湾出差,那我发现走到哪里,可以见到不同的台湾朋友。他们的业务模式都很有意思,所以我接下来会决定走到哪就把直播带到哪,见到谁,我第一考虑的就是安排一场直播来分享台湾的企业在做的一些不错的一些事情,能够跟我们大陆客户可以产生什么样的合作。

 

大台誌:今天我们的第二场的直播会非常有意思,我们在交流过程当中听到Tom介绍他的一个在开展的业务,我觉得很有意思,那么一下子还想不出一个非常好的名称来做定义,所以我们就临时想了一个叫给指定的城市或者说是指定的产业园做定制化的招商,这并不是特别的贴切,但先用这个话题来开头吧,接下来重点是请Tom来介绍他的情况,他的业务开展方式,然后让大家明白是什么情况,好让二次传播的时候有个更好的题目。

 

大台誌:接下来就由Tom给大家介绍一些他的经历和业务模式。

 

Tom:大家好,我是tom,很高兴在这个直播平台跟曾总和大家会面,之前的经历是有关于大陆一些一线二线三线的城市,其实都有各自的自己发展目标,以及需要支持的相对的政策,我们做生意的人就是这样子出门看天色,入门看脸色。所以我们要了解各级领导的期望以及各级领导的政府的一些政策的走向,那所以对于我们的投资和相关的商情的研究以及法规的规范,然后能够做一个很完整很及时的更新。

 

Tom:比如说像某一些高新园区会针对某一些独特的产业,不止是招公司的数量而已,而是一个上中下系统的生态建立,然后能够带动整个城市、GDP和税收的增长的考量,如何帮产业找到符合政策的都市来落地发展,何时又可以转换到中国其他的城市,继续的发展以及扩大,这就是我个人的工作经历。

 

主持人:我想说再稍微详细一点,听Tom介绍他的业务模式之前。有一个问题我要先问,你是怎么建立起这个经验能力可以对这些城市的政策的研究来发布,所以要听你介绍一下,你在开展这个业务之前的个人学习经历和知识积累的经验。

 

Tom:好,我来分享一下这个经历,我之前从事的行业和学习经历跟大家介绍一下,我是交通大学财经研究所和国立台湾大学预防性研究所,那在医学跟金融的领域上来讲,国家政策以及相关执照的管理都是非常严谨的,所以当我们从事相关的业务的时候就必须要了解政策,这是必然的,向老板提出任何的建议的时候一定是基于政策和商机的规划,

 

主持人:专门去研究政策的时间有多久,因为很多人不一定有这个机会去来接触到这些工作内容的。

 

Tom:好的,我做这个工作的部分,经验长达十年,一开始我有金融的工作经历,我有金融的学历,所以我们在做任何投资的时候,法令是相当重要的,尤其在大中华区这边,无论是做任何的金融业务符合金融大法规的时候,都是第一要务,这些都是个人的经历,大约有十年的样子。然后接下来是我个人有医疗的部分,需要针对各国的医疗间法规的变动到每天都要更新最新的法规,然后了解我们目前的产品,目前的服务是不是符合法规。

 

主持人:我们在聊天的过程中有一个认识,就是我们大陆目前在发展,各个城市有自己特色的产业园区的这种招商引资,事实上不同城市的招商引资的产业方向是五花八门的,应该没办法做到所有的产业的都是熟悉的,那么会在哪几个相对细分领域了解的多一点。

 

Tom:在聊这些产业园之前,由于我们的部分比较像是顾问,然后客制化,其实我们在产业上没有限制,我有我自己的一套风格,去了解各国的甚至各省的甚至各县的法规差别,然后会建议排出第一优先、第二优先、第三优先,向付我们顾问费的一个服务对象,所以产业并没有特殊的限制,我们研究的范围是全世界,不是只有某个省区。

 

Tom:我们是帮各高新园区客制化制定,所以通常我们的招商是会有期间限制的,所以我们会精准了解需要招进什么样的厂商,然后是什么国家的厂商,什么等级的厂商,所以我们会作一个全球的搜集。那我们收集现在的平台主要是对在海外发展的华人,比如说医疗相关的厂商,我们会有德国柏林,俄罗斯,莫斯科或者是周边的国家,或者是日本东京。那我们就会针对这些国家的厂商来筛选,并向他们介绍客制化计划。

 

主持人:所以除了面向指定的政府或者政府的中介机构,去收取顾问费用。其实后端我们在帮忙做招商引资的时候,向企业端收取费用是暂时先不考虑,如果招商过来,你们是否会二次向当地配合的部门收取佣金的情况吗?

 

Tom:这样来讲不能算是收取佣金,我们算是一个开办或者开始的费用,如果我们跟当地政府合作一定会落地,也会设立公司,也会需要办一些活动在海外,无论是在国内国外,我们会先支领一部分这样的费用。

 

主持人:我其实好奇的是,如果某一个案子接下来了,对方会分期付款,那如果我们前期开展下去,帮你做一个招商的规划,也帮你做多少企业的招商,那后期如果达不到这个数量。可能就不一定能够全额收款,这是影响收入的一个情况,这是减少收入,那有没有其他的情况,我真的实现了这么多的招商,每招多一个还另外给我什么样的奖励?

 

Tom:我相信这样子情况是有,但是没有很多,通常我们会是如实如期的达标,但是通常会有一个奖励是我们提前达标,会有一个类似奖金,就比如像工程提前完工一样。

 

主持人:那么这种面向企业,有指定的产业园区的招商,你觉得有这种意识来找这种招商伙伴的一起来做招商工作,地方或者地方政府配合的机构是什么样的情况下会来找到你?

 

Tom:通常是我们会主动的发现当地的政府,会有这样的需求,我们通常会从一些领导公开的发言和政府相关的政策走向去发现这样的需求,并不会等人家来找我们,而是主动去提案说看是不是有这样的需要。

 

主持人:我为什么要问这个提问,刚才也听到您大部分的客户都是主动挖掘,等对方找上门来的是比较少的,当然这也因为我们本身做的是产业的研究,地方政策的研究。比较敏感的发现,他是有这个需求的,想再结合你们这些能力,你们有针对性的去跟对方做提案,那成功的概率还是很高的。同时也觉得蛮可惜的,有这种需求的肯定大把大把的地方都有,所以是否有考虑指定行业的深入?这方面把经验积累得更透,然后再把这些内容做宣传发布,甚至是能吸引一些客户主动联系到你们,帮助他们把价值放大。

 

Tom:对的,我想说以前有这样的需求的产业是非常的多,比如说在全国三百二十多个地级都市里头,假设做文创文艺的至少也有数十个都市以这个为主轴,在招商的部分,怎么样能够更快的建立起影视文创的生态系统就会是招商的亮点,才能够成为像美国的好莱坞一样。

 

主持人:那有没有哪个城市或者说哪个产业园区方便作为案例适当介绍一下,我们不一定把那个名称讲出来,但我们在针对这个园区,这个城市的话是如何发现他的需求,再根据他的这个需求做相对应的推荐,从而让他们加分。大致的这个过程跟大家分享一下。

 

Tom:好的,主要海外招商的部分还是以沿海地区为主,我们的经验是沿海的二级都市有一些招商的需求,我们曾经有帮忙做客制化的分析,然后找到原来没有被发现的厂商,然后入驻。

 

主持人:就是对大陆周边的国家和地区的政策去保持一个关注和研究,搜集分析和归类,从而发现对大陆企业和台湾企业的商业机会和价值,这个部分的业务形态表现出来的是什么?

 

Tom:因为我们大概会锁定在以中国全境的国际机场两个小时飞行能到的地方为法规研究的范围,比如包含了日韩俄罗斯及13个跟中国接壤的国家研究部分,当然我们不是重点在中央政府,而是侧重在地方政府,我们的期待是到周边国家的二级都市甚至是三级都市都是一样。

 

主持人:这个研究的范围比较大,像我们自己的两个园区那么小,一千多平米是不大可能适用的,所以他的适用对象是什么?

 

Tom:他的适用对象主要是企业,金融业或者法规监管比较严的,比如药品通路、医疗器材这相关的部分,只要是跟主管机构含有的产业都包含。

 

主持人:那我们提供的产品形态,就是一份报告?

 

Tom:我们主要的产品形态除了报告外,还有像顾问的形式。我帮你得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然后是一个顾问的形式。如果是定期更新,那我们会有定期的报告,针对您定制化的选项和产业。

 

主持人:所以后面这部分工作会更像是一个智库。那这个智库收费的范围是什么情况?

 

Tom:分类很简单,如果是在同一省市,但是是在不同的县级都市里头,收费大概是一千人民币左右,如果跨省是一万,跨国则是十万。

 

主持人:这个部分的业务就到此,还是会回到前面的帮指定的城市、产业园区做招商这部分工作流程,一开始如果主动跟政府接触把自己的经验能力做出阐述打动对方,他感兴趣肯定会有,从感兴趣到合作,这么一个过程是什么样的周期?或者说还需要怎样的来回沟通?

 

Tom:对于像都市的领导主要是因为我们发现附近的国家,临近的都市有类似的计划,就可以做这样的提案,这不会是推销,而是我会告诉你,你隔壁的邻居有在做这样的事情,招这样类型的商,那我觉得你也很适合。我希望能够在你的都市来做。

 

主持人:如果是提交完了提案,没成交肯定有,那么有成交的话,中间这个过程要多久才能打动他?

 

Tom:中间的过程通常是三到六个月是最少,那也有长达到一两年的。决策的关系与相关领导之间也会有资源分配的关系,对方不可能说只做这一个专案。

 

主持人:所以我们上周四做了一个文创的直播,主题是特色小镇的规划,我也接触到很多特色小镇产业的运营机构,前两天我在台北做了一场分享提到一点,以提供服务尤其是脑力策划这种专业业务过程当中的障碍,往往都是双方都有高度的需求,对能力的要求也没有问题,但最终没有成交,不知道您在这过程有没有发现类似问题?没有成交的原因不是需求不足,也不是能力不足,可能会有其他原因,你可能会觉得蛮遗憾的,有这种情况吗?

 

Tom:我想是有的,我们是侧重在地方政府的部分,就像我们之前想要引入韩国的厂商进驻某高新园区,我们也觉得非常适合。然后也能够填补当地的产业链,然后如大家所知的,韩国安装了萨德。其实这也无关于能力的问题,我想这也是一个好的回答。

 

主持人:其实政治问题不是我关心,我想了解的是政治问题之外的情况,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两岸的业务差异,或者其他的原因。因为政治的原因不是我们分析的,而业务层面的原因我们可以去纠正,是有机会可以继续往下和提供借鉴意义的。

 

Tom:如果产业是不希望走国际化的时候,有的时候发现有些产业没有必要进入国际上的竞争,他其实想的是我们的优势就没有那么凸显了。

 

主持人:会不会是他确实有这种需求,也有这种预算。但是会有机构抢单,会不会有大陆的机构呢。这个行业是比较有意思的,需要很多专业知识做积累。

 

Tom:目前还没有遇到这样,光是收集这些资料就已经实属不易了,再加上和产业做比对,其实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每一个客人都要的不一样,基本上是我主动提案,只有我们双方知道,所以基本不存在什么抢单。

 

主持人:我们的直播到此就结束了,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对大台誌商情直播做介绍,那结束的时候还是以台语和闽南语大台誌作结语,这个表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们对两岸之间的交流,我们是非常关心的,我们也专注在做帮助台湾企业到大陆来发展,目前通过直播的形式是有更大的面向的服务群体,让更多的台湾企业到大陆来通过直播的形式来找合作伙伴,开展业务。欢迎大家继续关注大台誌,也欢迎有收听到的朋友来报名参加,我们的直播。或者说有感兴趣的大陆的企业对台湾商品有具体的需求,也可以跟我们讲,我们也会去找有针对性的台湾厂商来做分享,谢谢大家。

0

本文转载 " "

原文地址 " "

相关文章!